赛车

中國時報扁機要費蘇貞昌游錫堃難脫干系

2019-11-09 07:43: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时报:扁A机要费 苏贞昌游锡堃难脱干系

台湾中国时报今日发表社论认为,陈水扁“国务机要费”的风波延烧至今,台湾“总统府”会计处的疏失已经非常明显再加上日前揭发的“阿卿嫂列‘总统府’工友”一事,台湾“总统府”人事处也难置身事外前述两案的涉案人员固然可能包含陈水扁的家人及陈水扁本人,但所有其他行政人员的角色也不能遗漏基于社会公平的期待,必须要对所有可能的疏失予以点明,乃做以下之评论先从“国务机要费”谈起

据报载,每年金额达五千万元之“国务机要费”,约半数没有单据、而有单据的一半金额中,也有半数不符规定,“审计部”认为有“违法”之嫌此外,台湾“总统府”承办人员拒绝提供若干凭证给“审计部”,也触犯了“审计法”第十四条之规定这些“违法”嫌疑一旦确定,不论是贪污、渎职或图利,都必须有“人”要负起此外,“审计部”目前给台湾“总统府”解释与答辩之机会;一旦将来其解释不能被“审计部”所接受,则依“审计法”第二十一条,数千万元的“国务机要费”支出将予以剔除,台湾“总统府”也必须要有“人”缴回这数千万元 社论指出,除了陈水扁及其家人之外,“国务机要费”第一个要负责的公务人员,就是台湾“总统府”会计长台湾“总统府”的会计、出纳与内部审核,皆由会计长主管督导冯会计长六年前由十一职等之会计室主任,坐直升机跃升占十三职等之台湾“总统府”会计长缺,打破财主人员之传统升迁作业流程,早在财主界引发争议究竟冯先生是何德何能、或受那一位贵人相助得以平步青云,外人不得而知但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府方”会计人员先是帮助副秘书长陈哲男炒股票,现在则是对支出、发票有明显违法嫌疑的公务机要支出睁只眼闭只眼“高检署”在调查该案时,千万不能轻忽此类会计人员曲意配合的行为,应该要勿枉勿纵、公正执法,以端正官风 更精采的,当然是阿卿嫂受雇为台湾“总统府”工友一事台湾“总统府”设有人事处,处长也是简任十三职等,依法负责府内“人事管理事项”请问历任人事处长,阿卿嫂是台湾“总统府”那一个局、处、室所聘雇的工友当初聘用公文是谁批定的她在何处上班每天需不需要签到退有没有请假纪录每年的考评纪录为何如果可以用公费聘一位工友替赵建铭烧饭,可不可以聘七位,每天轮流换口味台湾“总统府”内雇了一位六年不在府内上班的“工友”,人事处长如果不知,那是渎职;如果知情而不处理,那也是渎职这种“吃空缺”的事,我们原本以为只有在四十年前会发生,没想到居然今天还存在于台湾“总统府”内历任人事处长,该对此事负什么 社论认为,“国务机要费”更高层的涉案对象,则是台湾“总统府”的主管长官不论是发票未盖章、用假支出发票浮领费用、支出未备单据等等,都是台湾“总统府”行政作业的疏失或违法行为做过公务员的都知道,公家机关的每一笔支出发票,都要贴在单据黏贴簿上,经过承办人、出纳、会计主管、机关首长等人盖章,才完成核定程序台湾“总统府”会计长固然是会计的主管,需要负责,但是台湾“总统府”的秘书长身为府内主官,也必须盖章、也难辞其咎当然,对于几百元、几千元的杂项支出,秘书长或许能以琐碎为由责成下层核章人员决行但是像“国务机要费”这种金额上千万、发票连号、明显化整为零的支出,台湾“总统府”秘书长既然为核定主官,就没有回避的藉口同理,所有工友的薪资请领,均需人事人员造册,并由首长核章如果秘书长对于陈水扁一家发票与工友的相关支出根本不敢过问,那是渎职;如果可以过问却放过了好几千万的浮报漏洞、好几年的幽灵工友,那还是渎职 在陈水扁权力下放之后,民进党“四大天王”没有一位敢向贪腐疑云罩顶的陈水扁呛声,早已使民众对这些人的可期待性产生质疑四大天王原本以为只要闷不作声,就能“茍全权力于乱世”殊不知“国务机要费”风波与阿卿嫂的工友聘雇,却把至少两位天王卷在其中在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五年间,台湾“总统府”秘书长先后包括苏贞昌与游锡堃

社论总结,台湾民众应该要大声问问这两位天王:这些发票与人事支出,两位有授权核章吗有一半经费未附单据,两位有核准这些支出吗问题发票的来源,承办人员有向两位长官反映吗两位秘书长依台湾“总统府”组织法“指挥监督所属职员”,主管府内大小事务,台湾“总统府”发生这么大的弊案,迄今一言不发,像话吗坐视自己任内的主管业务弊案噤声不语,还有资格竞逐二○○八“大位”吗

拉肚子如何能快速止泻
儿童咳嗽吃什么专用药
快速心律失常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