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郑安国:利用信托作为利率市场化的桥梁

2019-10-09 18:16: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12专报】董事长在6月29日举行的2012(,)论坛之“浦江夜话五:汇率、利率市场化改革”中发表了题为“利用作为利率市场化的桥梁”的演讲,以下为实录:

[郑安国] 刚才五位专家讲的都非常好,他们名气都比我大、水平都比我高,但是我想大家可能还是更希望听我的讲话。为什么呢?因为我是信托公司的董事长,最近信托产品常常被秒杀,本来我想跟大家互动一下,想看看多少人买了信托产品。但是由于信托是,如果我这么做就不合适。

[郑安国] 各位讲的都是利率市场化,我讲的是市场化的利率,虽然是短短几分钟,我也取一个标题,叫“利用信托作为利率市场化的桥梁”。我们有一句谚语叫魔鬼出在细节之中,我认为细节太重要了,特别是在中国这个时候来推利率市场化。一个直接的后果,因为中国的金融机构都是软约束的。看我们的银行,有的已经跌到净资产以下了,还想做大做强,还想融资。如果让他的存款放开,一定是高息揽储,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细节很重要。为什么提这个命题呢?我讲的是市场化的利率,刚才乔虹女士讲的我很赞同,我们信托公司早已经利率市场化了,我们就是利率市场化。我从1998年开始做信托,刚才跟陈教授讲的一样,那个时候比现在困难的多,没有一法两规,一法三规,我是用什么激励大家做信托呢?也是有一个响亮的口号,我们做信托这个东西,是为人民提供福祉的,中国的老百姓都被强制储蓄,就是富人跟穷人借钱,然后发展经济。凡事有一个远大的目标,大家做起来有劲。

[郑安国] 为什么信托可以作为这里边的桥梁呢?我们先看看海外的情况,台湾的情况是特别值得借鉴的。台湾在1997年的时候是强制性地成立了三家票券公司,就是让这三家票券公司给中小企业融资,推利率市场化。1998年的时候又成立了统一的中华票券公司,我们纵观现在的机构,哪个机构适合担当这个东西呢?银行太大,小额贷款公司太小,信托刚好适中。我们看信托从数量来讲,现在不小了。信托到去年年底是4.8万亿,融资类的信托是5.1%,一年的增量是6000亿,差不多占新增贷款规模的9%,有一点杠杆功能。况且这个统计我认为还非常不准确,在信托行业里面有点流行投资光荣、融资可耻。大家把融资类的项目包装成投资类的项目。如果让我凭经验来估计,融资类的信托起码占了信托规模的70%以上。如果这样规模更大,这么大的规模从我们监管机关来看,从管理风险来讲你能视而不见吗?你刚好要管它。

[郑安国] 然后从质量上看,为什么是信托公司呢?你看看,我估计各位都买了不少信托产品,信托产品给投资者提供的收益率,做一个比较,如果画几条曲线,跟零售商品的价格指数、跟我们商品的出口指数、跟我们的贷款利率、跟我们的存款利率比,一定是最高的,基本上都在8%左右,就是提供的收益率来讲。贷款也是市场化的,刚才乔虹女士说的我非常同意,实际上一些企业的用资成本还是很高的,不管怎么说,风险很大。这几年还真还了,所以就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2006年信托资产的规模只有4600亿,这些金融资产我们比较一下,银行的存款银行的贷款,再加上保险、证券的市值,这么大跃进的扩容,也就扩了3倍左右,这些都增长3倍多。但是信托增长了多少?增长了13倍。其他机构都是由政府百般合乎。信托不是的,是打地老鼠,什么东西做大了就压下去,但是都做大了,什么道理?利率市场化的威力都显现出来了。

[郑安国] 从2006年到现在,经历了一个完整的松紧,有紧的时候有松的时候,就是因为利率市场化顺应了潮流,有的人得政治红利,它得的是市场红利。为什么选信托公司作为桥梁,它本身就是做这个事,有这么好的体量和质量。

[郑安国] 第二个如果从道理上来讲,他为什么可以做这个东西呢?一个提供的不是简单的融资,而是一股一债的性质,可以做很多灵活的安排。第二因为横跨三大市场,第三个是一个投行式的服务,我们公司是全国第一家提出信托投行,并且提出信托投行概念的,跟商业贷款不一样,是投行的点对点、贴身的服务。所以可以做的利率比它高一点。第四个很重要的所谓高端客户,现在大家买过信托产品都知道,你不到一百万的还要开收入证明,证明你有一百万,所以风险承受能力相对好一点,在这个突破口上来做利率市场化,你的振动没有那么大。

[郑安国] 第三个道理,他有些人说他是影子银行,我说这不对,影子银行还有一个基本特点,它不是一个监管机构。再怎么说是一个受控的机构,所以还好监管,还在这个体系之内。

[郑安国] 第四个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信托这几年,我以前开玩笑讲,大家都说一般的叫白领,做金融的叫金领,我说信托尽管是金融行业,但是它都不算,它是灰领,信托是一个没有固定的区域,养成了狼性文化。人家说基金都可以做信托的业务,你怕不怕?我说不怕,我们是游牧民族,你中原地区怎么打得过游牧民族。这几年分流的都是从银行分流出来的东西。所以这种狼性文化,如果在这种狼性文化的基础上建立一种约束机制,刚才各位也谈了,这是非常重要的。在推利率市场化的情况下,如果没有一个金融机构自身的约束机制,那是不得了的。信托在狼性文化的基础上,内控实际上这几年是大大加强了。我有几年也算是半离开信托,我再回来一看,有一点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的感觉。

[凌华薇] 我有一个问题,信托产品到现在,从3600亿到5万亿发生过一单信托产品无法兑付的情况吗?

[郑安国] 没有。这是我下面要说的,利用这个机会,为什么要做强呢?不是说信托没有缺陷,任何一个东西经历这么大规模的发展,我老是说我们要有步步惊心的心态,如履薄冰,特别在我们公司里面,大家都说不对,你以前做总经理,现在做董事长,天天跟我们说风险。我说这是规律,发展这么快一定会出问题的。所以我借今天这个机会一定要讲的,我跟各位不一样,大家是大会花钱请你们来讲的,我是花钱来到大会上讲的(众笑)。

[郑安国] 信托公司就是怎么样把它改造起来呢?有一个毛病,第一个你既然是做融资类的信托,融资类的信托有一般性的规律,比如说组合贷款,一个信托计划只能投一个项目,迟早会出问题。所以我就提出第一个要进行基金化的改造。在我们公司要求,最好你弄成TOT,投若干个项目,有一个风险的分散。第二个既然做融资一定有坏帐,必须要提坏帐准备,而且应该提双重的坏帐准备。整个公司做融资的时候要提坏帐准备,这是一个改造。第二个改造,大家提了,都说某某信托出问题,实际上最后又解决了,没出问题。这个敲门在哪里?其实信托公司的老总都知道,天天让你零容忍,大家都拿着高薪也不想轻易去坐牢、丢官的,但是也做了很多的保护措施,流动性有问题,要提供信托产品的流动机制、一个交易机制。如果做了以上的改造以后,我想信托公司能够很好的充当利率市场化桥梁的作用。

[郑安国] 不能说一出了问题,你又要全行业整顿,要关这个公司。我们基金监管这么严,还要做老鼠仓,利益输送怎么提供问题的解决和出口。我就说这么多。

乌海治疗男科费用
重庆治疗妇科费用
辽阳治疗阳痿医院
乌海治疗男科医院
重庆治疗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