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绿野荒踪.小说戏剧】盗窃

2019-09-14 08:13: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次的确不像第一次那么抖了,为了不像上次那么害怕,来前喝了不少酒。虽然借着酒劲儿,但心里也还是有些胆胆突突的。
当刘二将铁棍插入锁环里一压的瞬间,也不像第一次压锁那么紧张。但在压锁前,刘二还是四处仔细瞧了半晌后才压下去,锁应声而开,刘二证实了自己的腕力。而第一次却把长长的铁棍给压弯了好几处才算是把锁撬开,心也差点没从嗓子眼里窜出来,这次的心也的确没有第一次跳得那么严重。就连选择目标,刘二也觉得比第一次要高明了许多。第一次他选择的是城边儿平房院内的一座木板仓房,撬锁时都感到仓房在跟着颤动,而这次他选择的是城中心楼区里的二层砖瓦结构的仓房,撬压时没有丝毫的晃动,这种坚固也间接地帮助刘二撬锁的顺利。打开房门的感觉也不一样,里面黑洞洞的,只能靠手一点点摸索,而在上次的仓房里,可从木板缝中透进一丝丝灰暗的光束,模糊间还可以分辨出物体的存在,只是风从板缝中吹进来使人感到凉飕飕的,并时不时地发出几声呜咽,使刘二感到脊背上的汗毛直往起竖。这次虽然也碰到物件发出响声,但却不象第一次那么恐惧了。这两次相同的感触,刘二觉得只是目的是一样的,就是要弄些吃的。只是这次刘二不想再弄得是麸康之类,而是想弄一些米面,要是能弄到点肉就更好了。这次可比第一次幸运,是一个满满的面袋子,上次只是一个半袋儿。出仓房的时候和上次有所不同,很小心,上次是很急。出了仓房,刘二从兜里掏出一把小刀将袋子划了一道小口,以便使袋子里的面麸往外淌,而上次是因他着急不小心刮坏了袋子,使里面的麸子一直淌到家门口。这次出院儿也和上次不同,上次是从杖子来回跳的。出去时的一跳没把他吓死,只觉的脖子一紧人便悬在空中,袋子也掉在了地上,两脚乱蹬,双手乱舞,拼命地挣扎。他很想叫救命,可怎么也喊不出来,越急越动越喘不过气来,只觉的脑袋发大,眼冒金星。突觉“噗噗”两下,脖子一松一紧又一松,透过气来,立刻轻松,人也掉在地上。他坐起身来喘了一会儿,才觉得脊背发凉。回头望去,只见自己的衣服挂在高高的杖子上随风飘舞。刘二心想多亏了衣扣儿钉得不结实,不然非吊死不可。而这次和进来一样,先把袋子推出去,然后从大门下面一滚就出来了。刘二快步朝家的方向奔去,越走越觉得肩上的带子很沉重,肩也觉得被压的有些疼痛,而上次是越来越轻,刘二想这次可能是肚子饿和路远的关系。而上次要不是路近,到家时面袋子就可能是空的了。上次的意外收获使他至今想起来都觉得很得意,在家人面前刘二长引为光荣,说起来唾沫星子乱飞,9岁的儿子听得很入神,而无意间刮破袋子和自己被挂在杖子上的事他却闭口不谈。
刘二的家坐落在城西北边的一家院儿内,是每月50元钱租来的土坯仓房。一家四口原本生活在农村,但因超生和失去了依靠也就只好远离家乡了。原本家里就没什么像样的东西,这一罚还得向政府打欠条。有地又不会种,卖掉后除了还债和交罚款也就一纹不剩,他只好靠父母兄弟姐妹来过活。身为退休干部的父亲工资每月一千多元,和母亲一起花不完的花,但有刘二一家分羹这日子可就捉襟见肘了。而母亲还好打麻将,这六口人过得可就十分艰难。就是到了如此地步,刘二也照样什么也不干,劈材挑水也照样是由老父亲来去做。哥哥一气回了老家,姐姐姐夫几乎就不与他来往,妹妹嫁到城里,大家躲避他犹如躲避瘟神一样。天有不测风云,身体原本就不好的母亲在一次打麻将中,因对家出错牌,在争论中竟死在麻将桌上。悲痛了几天的老父亲在妹夫的撮合下也来到城里,与一位老寡妇成了婚。刘二就隔一段时间到城里找父亲要钱,继母开始没说什么,可久而久之也就变了嘴脸。刘二主意很正,不管继母怎么怒目相向怎么恶语中伤,他就跟没看见没听见一样。老父左右为难,不给,儿子的日子过不去,给,老伴儿又不依不饶。不久,老爷子就在两股压力的挤压下脑出血撒手西归,刘二一家一下子犹如跌入冰窖没了指望。他只好去找妹妹,可没多久,妹夫就和妹妹经常吵架。日子一久,妹夫外面就有了人,家也就不回了,妹妹只好离了婚远离家乡到外地去打工去了。无助的刘二只好硬着头皮去找姐姐,姐姐为了弟弟和姐夫吵了好几架才算是拿出两千块钱来让他买头小牛来养。刘二这次听了姐姐的话,买了一头小花牡牛养了起来。谁也没想到,这头小花牛给刘二一家带来了希望。这头牛不但长得快,身上的毛色如同缎子一般,让人看了羡慕异常,和满屯子的牛在一起时就如同鸡鹤同行。身高体阔,毛色光滑,精神十足,就连卖主也是惋惜不已,时常埋怨这头牛的父母“就你们这德行怎么能下出这么好的犊儿呢?”也不怪他埋怨,这头牛的兄弟姐妹也不少,就没有一头出息得像它这样的。刘二整天乐得合不拢嘴,在他的记忆里长这么大就没有像现在这样开心过。每日也不象往常一睡睡到半天晌午,而是早晨起来和牛一起散步,牛美人也精神。和牛在一起的刘二都显得高人一等,惹来的全是喷火的目光。有很多人和刘二商量要买他的牛,甚至有外乡人出高价也没商量成。价越出越高刘二越是摇头,问他为什么,他回答等牛长成了再说。一时间刘二家门庭若市,商量买牛的人络绎不绝。突然有一天冷清了,刘二哭天喊地,悲愤异常,这头牛不知什么时候被偷了。刘二一下子如得了失心疯,就是死了爹他也没这么痛心过。听大伙的劝告刘二报了案,可等了很久也没有音讯,又不好再见姐姐姐夫的面儿,只好带着一家人跑到城里。
刘二身高有一米七五,可谓是身强体壮,可就是好吃懒做。满是雀斑的脸养的白白净净,整日眯着三角小眼睛看谁的日子过的好,直到亲人们走死逃亡剩他一人时,他那三角小眼睛也没睁大过。妻子的身体原本不错,可一年不知要做流产多少次,也不知做了多少病。人也胖的出奇,门要是窄一点她都没法出入,而且身子一年比一年虚弱。就这样,也是这次小月子没坐完,下次的人流就又开始了。她和刘二可谓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和刘二一样懒。把一个家弄得破破乱乱,让人进屋无处下脚,熏人的气味让人喘不起来。就连孩子便到炕上,她也不擦不洗,而是把狗抱到炕上让狗去吃。刘二的家就是这么一个让人去一次就后悔,根本不可能去第二回的人家。女儿刘丫儿已经快14岁了,可却只上过几天学。因为家里经常揭不开锅,没钱交学费,也只能辍学。儿子刘小儿的来世纯属意外,原本刘二夫妻也响应号召,只生一个。等到刘丫儿5岁那年,刘二注意到别人家有什么活儿,都是长大了男孩子替父亲干,可自己老了怎么办呢?所以,这次妻子再怀孕就没去做流产,一定要生个儿子,长大了好扛麻袋。而此时他真后悔,要是生刘丫儿后不做流产,儿子说不定都挺大了。天公作美,刘二妻子真的生了个儿子,虽然差点没丢了性命,但内心也十分高兴。
越走越觉得面袋子很沉,肩膀硌的生痛,刘二只好两个肩来回倒。在来回触摸面袋子时,才觉得里面不是面麸之类。兴致和酒劲儿战胜了疲劳和疼痛,很快刘二就到了家。妻子和女儿已病了几天,倒在冰冷的炕上昏昏沉沉的睡着,儿子虽然也在睡,但睡得不实,翻来覆去,一定是饿的。刘二放下袋子坐到炕边儿卷了只旱烟点上,靠在墙上入神地抽了起来。回想起上次扛回来的少半袋儿麸子,不但吃了,还换来了钱,使他心里美滋滋的。上次他扛着半袋麸子回到家里,便倒在炕上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儿子把他叫醒。起来一看,热腾腾麦麸粥已摆在炕桌上,一家人正等他一起吃。看到碗筷他的肚子立刻就叫了起来,扑到桌前狼吞虎咽大吃起来,等妻子儿女上桌,他的一碗麦麸粥已见了底儿,妻子马上给他盛上第二碗粥。一家人吃得正起劲儿,门突然开了,走进来三个人。一人走到炕边儿,将炕沿儿下的面袋子拿到手里对身旁着警服的人说:“这是我家的面袋子。”警察接过面袋子问刘二一家人:“这是怎么回事?”一家人不知所措,刘二满脸通红,看到警察就浑身发抖,而此时是干张嘴说不出话来。警察仔细审视了屋子一遍,问清刘二家的情况后长长地吁了口气说:“以后可不能再偷东西了,挺大个老爷们儿干什么不挣俩钱儿,这也就是少半袋儿麸子,要是值钱的东西你不得进班房吗?”刘二连声说是。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打了个咳声。第一个人说面袋儿和麸子他不要了,警察从自己的衣袋里掏出4 块钱来,另一位也掏出 0元钱交给警察。警察把钱递给刘二:“去买点药给病人吃了,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你看看,有几个人像你似的把日子过得这样?”又嘱咐了几句儿,三人便离开了刘二家。半晌,刘二一家才缓过神来,心想警察是怎么找上门来的呢?百思不得其解,便信步来到了屋外,只见有一缕麸子淌在道上印由远处一直到自己家的门口儿,刘二恍然大悟,难怪警察这么快就找到我家。回到屋里看着手里的钱竟然笑了起来,妻子和孩子用疑问的目光望向他。刘二笑够了便拍着刘小儿的脑袋说:“爸爸即能弄回来吃的,还有人给咱们送钱,这就是能耐。”推了一把刘小儿,“先吃饭,一会儿去给爸打斤酒,以后爸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儿。”一家子人围在桌旁又开始了第二轮吃粥,边吃边想着刘二的话,只有刘二边吃边开心的笑着。
这次刘二也没着急,抽完烟便一头倒在炕上睡去。一觉醒来,太阳已经老高。妻子和女儿仍然捂着大被躺在炕上,儿子也卷缩在被里望着他。刘二四周看了看,又走向屋外。见地上并没有从面袋子淌出的面麸印。他急忙回到屋内抓起面袋子晃了晃,只见自己划的哪道小口什么也没淌出来。他“咦”了一声,打开袋子口,抓起袋子底儿使劲一掀,从里面出来的是报纸掴着的物件。他蹲在地上把报纸一层一层地打开,突然他双眼大睁,眼球差点没从眼眶吐出来。“啊”的一声,引来了全家人的目光。“啊!”全家人都伸直脖子怔在当场,四双眼睛直直地盯在地上,只见地上滚的都是一捆捆百元、五十元的钱。只瞬间,刘二的血往上涌,头发涨,眼睛血丝密布,人差点晕过去。“我家几辈子也没赚过这么钱哪?”刘二从心底发出了最震撼自己的呼声,脑子里马上出现了宽敞漂亮的砖瓦结构住房,屋内应有尽有,鸡鸭鹅猪狗羊满院子都是,自己穿着整洁,儿女们前呼后拥,引来了无数村民羡慕的目光,人人在他面前俯首帖耳,口口声声地喊他“二哥”……突然,警察那威严的面孔出现在他脑海里,眼前也出现了想象中的非常恐怖的监狱……他眼睛盯着地上的钱来回在屋里转圈儿,前思后想了好半天,又和妻子嘀咕了半晌,最后,还是威严的警察恐怖的监狱战胜了漂亮的砖房。不情愿地做出了打他心底不愿作的决定“把钱送到派出所去”,原因是蹲班房滋味他是决对不敢尝试,刘二很不情愿地把钱装好扛到肩上向外走去。到了派出所,刘二向民警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交待清楚。由于钱款数额巨大,又需要纪检部门和检察院的介入,还需要核实等大量的工作,刘二只能留在公安局。刘二如坐针毡地东张西望,想问问民警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家,几次张开的嘴都闭上了。只见民警们来来回回匆匆忙忙,不时地也听到了几声议论。刘二听了个一知半解,好像是什么局的局长被抓了,在他家又搜出了不少钱物……刘二不明所以也就不去细听,两眼只盯着来来去去的民警,心里只想着回家。
刘二走后,一家人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左盼右盼也不见刘二回来。妻子和女儿连病带饿卷缩在炕里已无能为力,只有眼露焦急的份儿。儿子虽然饿得发慌,却还能下地走动,但他却不知道爸爸去的是那个派出所,也毫无办法。从上午盼到中午,从中午盼到下午,又从下午盼到日落,直到深夜也没盼到刘二的影子。刘小儿饿得浑身直突突,再看妈妈么姐姐更是抖成一团。几次刘小儿走出屋外,但因害怕又回到屋里。直到天色稍微放亮,刘小儿揣上准备好铁棍和小刀走出了家门。一路上,刘小儿回想着爸爸讲他第一次弄回来麸子和警察又给送钱得经过,刘小儿打心底佩服爸爸的机智。按照爸爸说的,刘小儿来到了一座平房,先往院子里扔块石头,见没有动静,便费了好大劲儿掰掉一块板杖子钻进院内。虽然心里十分害怕,但父亲的话语始终回响在自己的脑海里,父亲的音容笑貌也始终在自己的眼前鼓励着自己。刘小儿找到仓房摸到锁,拿出铁棍撬了起来,可费了很大的劲也撬不开。刘小儿坐在地上喘了好半天,眼看这天又亮了许多,心里十分焦急。几次想转身回家,但想起炕上躺着的妈妈和姐姐,刘小儿只好咬着牙硬撬,人都吊起身来使劲搬动铁棍。突然往后一闪,刘小儿摔倒在地,痛得他“哼”了一声。起身去撬锁,却发现锁虽没开,但门吊儿已离开了门框。刘小儿心中一喜,打开仓房门走了进去。仓房内很黑,但紧闭了一回眼睛再睁开就恍恍惚惚看到了里面的东西。刘小儿摸着一个半袋的面麸之类的面袋拽出仓房,从衣兜里掏出一把小刀把袋子划了一道小口,里面淌出麸子。刘小儿把仓房门关好,扛起面袋挤出板杖子往家走去,一步一颠,边走边看看麸子是否在往外淌。当爸爸在给他讲他哪次弄回来麸子时是那么的自得,爸爸吐沫星子都喷在自己的脸上。他说他是故意将袋子划了道口子的,是故意将麸子一直撒到家门口的,为的是让派出所找到他。就是因为他的机智,不但弄到了吃的,民警还跑来给他送钱。每当刘二讲起这一段时,都显得十分高傲,俨然是一位智者的姿态,那么自得,那么自豪。刘小儿十分崇拜自己的父亲,在他的心目中父亲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就像父亲自己说得那样,只是生不逢时而已。

共 87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段怎样悲惨的故事?刘二因为好吃懒做,自己什么都不会做,只想依靠别人生活,在靠山都纷纷离开以后,他也就只有靠小偷小摸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当她投来一袋子人民币的时候,良心发现,也害怕犯事,到派出所报案,可是有病重的妻子女儿饿得奄奄一息,小儿子刘小学着爸爸的样子也去偷麦麸子,回来做好给姐姐和妈妈吃,没有想到的是麸子里惨了老鼠药,姐姐和妈妈都昏死过去,自己也难以支撑,好在丢东西人家及时赶到,刘小得救了,可是妈妈姐姐都死了。他也成了流浪儿。更具讽刺意义的是,他们父子相逢在一个夜晚。小流浪儿偷了以方便带吃的,竟然被刘二打劫,这时候刘小竟然发现,来人是自己的爸爸。父子相认抱头痛哭。思忖之余在想,刘二还会这样无赖的苟活么?他会不会良知发现,带着儿子去打工或者干点什么?一个大老爷们还愁没有饭吃么?小说极具讽刺意义,针砭那些好逸恶劳,不思进取,苟延残喘的懒汉。如今的时代,只要你有力气,什么活都可以养活一家人,何必去偷那半袋子麦麸子度命?推荐阅读!问好建民!【编辑秋心】【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72602】
1 楼 文友: 2012-07-26 2 : 9:41 细腻的叙说,重磅的打击,给世人已警示,悲惨的结局令人心痛。问好建民! 秋心如水
2 楼 文友: 2012-11-22 2 :10:57 一篇非凡的作品,文字表达的很淋漓,感谢这个作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关于尿失禁的症状
轻微动脉硬化怎样调理
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