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西方古典雕塑经典作品美第奇家族陵墓

2019-09-20 08:21: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西方古典雕塑经典作品 美第奇家族陵墓

  暮 晨 昼 夜 米开朗基罗 年 意大利佛罗伦萨圣洛伦佐教堂 圣洛伦佐教堂位于佛罗伦萨城的中心商业区。它是意大利历史上曾经显赫一时的名门望族 美第奇家族世代相传的礼拜堂,也是美第奇家族的安葬陵墓。米开朗基罗为美第奇家族的两位重要人物内穆尔公爵朱利亚诺 德 美第奇和乌尔比诺公爵洛伦佐 德 美第奇设计的陵墓雕塑就安置在教堂的新圣器室内。 15世纪以前,墓葬石雕的传统是将墓主人雕刻成临终时躺在棺床上的模样,周围配以浮雕或圣母与天使环绕的图案。米开朗基罗完全摒弃了这种手法,他一改中世纪人物雕塑作为宗教图解附庸的传统,转而学习古代希腊和罗马石雕的技法,将两位墓主人化身为艺术家心中理想的形象,并专注于表达能够凝聚人物精神世界的瞬间而又永恒的姿态。据瓦萨里《名人传》记载,当有人质疑雕塑形象并不与墓主人相貌相像时,米开朗基罗非常自信地回答道: 一千年后,没有人会想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样子。 言外之意,物质的存在或许老去,而精神之理想将会永存。 当我们将目光投向这两座墓主人雕塑时,会不由地被雕像的神采吸引。朱理亚诺 美第奇是一位俊秀的青年武士,他两腿微微前伸,手执权杖放于两膝之上,身披精致的盔甲,头朝向左侧,浑身肌肉饱满有力。神色刚毅,两眼微垂,似乎在向不远处凝视着什么,俨然一副古罗马勇士的样子。洛伦佐 美第奇则头戴兜鍪,两腿交叉。右手以手背支在腿上,左手托着下颌,手指抚弄着下唇,仿佛一位正在思考问题的哲学家。这两尊雕像一武一文,潇洒风流,造型极为优美。尤其是洛伦佐 美第奇,由于他面部前额的头发与米开朗基罗另一件着名雕塑《大卫》的头发非常相似,人们戏称他为 小卫 。 众所周知的是,洛伦佐 美第奇对文艺与哲学饱含诚挚的热爱。他醉心于柏拉图学说的研习并沉迷于诗歌创作。也正是在洛伦佐时期,美第奇家族对艺术的赞助,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培养了包括米开朗基罗在内的波提切利、多纳泰罗、达 芬奇、委罗内塞等一大批影响深远的艺术家,将佛罗伦萨文艺复兴的 黄金时代 推向高潮。 在两位墓主人雕像的下方,有一组被后世称为《晨》、《暮》、《昼》、《夜》的人物雕塑。它们体现了艺术家匠心独具的另一面。罗曼 罗兰在《米开朗基罗传》中,称这组台座上的雕像 仿佛是两座主像的注释 。也许是受到创作西斯廷天顶画的影响,米开朗琪罗继续以雕塑形式描绘出了《圣经》的第一个故事,也即是划分光明与黑暗的永恒主题。《晨》、《暮》、《昼》、《夜》分别由两组男女裸体人物雕像组成,象征着时间的流逝和个体命运的浮沉变迁。 《晨》是一个青年女子。她斜靠在台座上,右手撑起上身,左手弯曲伸向扭转的脖子。右腿懒洋洋地伸着,左腿自然地抬起。女子神情仿佛刚刚从梦中苏醒,脸上显示出一副惺忪的神态。她微微张着嘴,好像在疑问这个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暮》是一个强壮的中年男子,他看上去正要睡觉却未能入眠,似乎一生都经历了磨难的坎坷岁月,正处在冷静的回忆与苦闷的反思中。 如果说《晨》与《暮》毫无顾忌地展示了人物的一切,《昼》与《夜》则在更大程度上体现了人物内心的复杂。《昼》的人物与米开朗基罗创作西斯廷天顶画中的耶利米形象有某些相同之处,都是半遮着脸,但耶利米是典型的智者沉思的形象,《昼》则是一位充满怯弱与逃避感的中年男子。虽然白昼意味着生机勃勃的阳光,然而塑像男子却将半张脸掩藏在发达肌肉的臂膀后边,他似乎害怕这盛大的阳光会带来某种不详,因此赶紧转身躲藏;但他又不甘心就这样悄然隐退,心中似乎藏着无限的留恋之感。尽管《昼》有着强壮的肌肉,伟岸有力的身材,但他内心深处的矛盾和冲突仍然使他犹豫不决,勉强维持着令人难堪的局面。 《夜》是四尊雕像中最富诗意而又蕴藏丰富涵义的一尊。一个青年女子蜷着胳膊,右手抱头,斜倚在坐台上安眠,睡姿漂亮优雅。她的脸上毫无表情,又带有几分安详,似乎摆脱了人世间的一切苦难,正恬然地进入梦乡。女子脚下的猫头鹰象征着黑夜的降临,一切都充满了安谧的气氛。然而在女子枕后,米开朗基罗煞费苦心地雕塑了一块面具。面具象征着人物内心世界的惶恐和不安。仿佛梦中的美景只是一场虚幻,而美梦转瞬即逝的背后,仍然是现实生活无尽的烦恼和精神世界极度痛苦的折磨。而仔细观察这尊雕塑,我们会注意到,女子的睡姿其实并不自然,她整个裸露的身体呈现出一种被迫扭曲的状态,左脚前伸的大脚趾与其他脚趾紧张地分开,似乎在诉说着历经白昼所遭受的苦难。 据说佛罗伦萨诗人乔凡尼 斯特罗齐看到雕塑《夜》后,曾写过一首热情的诗赞颂, 夜,为你所看到妩媚的睡着的夜,那是受天使点化过的一块活的石头;她睡着,但她具有生命的火焰。如你不信,使她醒来罢,她将与你说话。 米开朗琪罗看到这首诗后,也做了一首诗回谢,他写道: 睡眠是甜蜜的,成为顽石更是幸福。只要世上还有罪恶和耻辱的时候。不见不闻,无知无觉,于我是巨大的欢乐。因此,不要惊醒我。啊,说得轻些吧。 显然,米开朗基罗的回应更为消沉,他不希望有人打扰夜的宁静,希望自己能够沉醉在美的梦乡中。 然而正如我们所知道的,米开朗基罗创作美第奇家族陵墓雕塑的过程充满了艰辛与折磨。从1519年到1534年,中间建建停停,耗费了15年才完成。一方面,米开朗基罗一直对美第奇家族心怀感念,从他15岁进入圣马可修道院的美第奇学院作学徒开始,洛伦佐等人的思想观念就对他产生了深刻影响,可以说,米开朗基罗对古风艺术的热爱,对人体结构的研究,无一不与美第奇家族的赞助息息相关。另一方面,艺术家个人思想的独立与叛逆,对雕刻技艺精益求精的追寻,又使米开朗基罗试图远离不可一世的美第奇权力中心。尤其是继任者利奥十世强迫他为其家族陵墓制作雕像,又肆意发号施令的行为,令米开朗基罗无法忍受,他甚至出逃佛罗伦萨,不愿面对。 而在雕塑建造的15年里,意大利的历史云谲波诡,充满了血雨腥风。人民的罹难、政治的变幻、文明的陨落,都加剧了米开朗基罗内心深处的痛苦。在美第奇家族陵墓雕塑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希望虔诚的宗教信仰能够给世间的苦难增添一抹慰藉,因此借助于《圣经》晨暮昼夜的创世故事,展现出一种历经世事沧桑的虚幻感。然而米开朗基罗又始终肯定人的价值,他希望正如雕塑从石头中创造出形象一样,人们能够挣脱自己肉体的束缚,获得存在的终极自由,因此又不遗余力地去雕刻人的肌肉的力量。正是这种巨大的矛盾和摇摆,使他长久地陷于精神的痛苦之中。

宜春家居装修网
松原民生网站
制冷设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