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触摸屏行业重新洗牌小型企业难于维持

2019-08-15 15:20: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受益于全球智能市场拉动影响,去年市场行情太涨,吸引了从上市公司到民间资本的大量资金,涌入触摸屏产业链寻找机会,触摸屏市场在大陆进入行业大跃进状态。

  触摸屏行业疯狂的扩产所导致的后遗症是价格战烽火连天,大企业的产品利润率大幅下降,而不少的中小企业则被清洗。其中身陷价格战中心的中型企业,倒向被债务性重组收购活动中;而技术与资本积累处于劣势的小型企业则不是被兼并,就是关门倒闭。

  此次因价格战引爆的行业清洗,从201 年第二季度的保护玻璃盖板企业倒闭潮开始,到2014年第一季度的行业兼并合约生效为止,历时近一年之久。

  行业清洗基本完成后,触底的市场行情,在材料、人力、交易成本坚挺的形势下,中小企业的触摸屏出货价格基本企稳,得以喘息之机。

  核心材料价格垄断

  组成触摸屏主体的两种核心基材材料:浮法玻璃和PET,由于技术把持在少数公司手上,价格长期处于一个稳定的水平。这种垄断价格,保障了触摸屏材料市场能在前端产品上享受更多的利润,同时也让后端的光学膜层加工企业能拥有三到五成的利润空间。

  触摸屏材料加工暂时属技术密集型企业

  在触摸屏材料加工成套设备没有标准化之前,大陆多数的触摸屏材料加工企业的工艺参数还没办法在设备上固化下来,多数的产品生产,仍需要在离线检测下,人工反馈到生产线上,通过适配试验来控制产品品质。

  因此,大陆的触摸屏加工行业,暂时还需要拥有专业技能和经验的技工来维持生产,换句行业时髦的话来说,暂时还属于 技术密集型 企业,要具备多个交叉学科领域的知识储备和人才储备来支撑企业发展与生存。

  触摸屏材料价格跳水机会太少

  由于进入触摸屏材料加工行业的门槛较高,短时间内引发触摸屏材料价格战的时机不多。特别是在光学PET基材上,由于供应长期被国外企业垄断,价格在近十年来,都没有多少松动。普通的PET基材,通过国外公司进行光学膜层加工处理后,价格一般要上翻五到十倍以上。

  超薄浮法玻璃基板

  也一样,由于筹建一个熔炉的投资成本较高,单个熔炉的产能固定,即使大陆企业在普通钠钙碱玻璃上已经把价格拉得较低,但由于技术落后,研发不出高性能的玻璃配方与工艺,也只能在低端市场打转。

  人力成本增长趋势不减

  即便是很多触摸屏企业内迁到人力成本相对更低的内地城市,也并没有改变人力成本增长的趋势。首先触摸屏的生产需要众多的熟练员工,这部分随迁熟练员工的工资福利成本,并不会因为随迁内地而减少,往往为了吸引他们迁往生活素质更落后的地方还要增加他们的工资福利。

  其次,内地的人力成本也处于逐年上升的趋势,加上企业全包员工的生活成本费用,内地与沿海人力成本差距上越来越接近。

  最后,内地员工受周围农耕文化影响,人工效率明显低于沿海的专业工人化员工,也抵消了内地部分人力成本优势。

  小品牌终端客户支撑专业触摸屏厂价格

  在苹果的带动下,平板这些触摸屏应用大户,越来越追求更高的性能品质和更完美的外观品质,所以触摸屏产品在生产加工工艺上,越来越需要有 匠心 的作业技工,来保证这些品质。

  获取大陆市场大部分利润的 小而美 品牌终端客户,在挑选触摸屏时,越来越远离上市公司的尾货品质产品,转向性能与售后品质更稳定的专业触摸屏厂家。这些客户为了稳定触摸屏的供应,把触摸屏的价格维持在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合理区间。

  全贴合让价格更趋坚挺

  为了更好的光学效果体验和更长的待机时间,使用全贴合工艺触摸屏模组的品牌和平板越来越多。触摸显示屏把保护镜片、触摸屏、显示屏集成到触摸显示屏一体化模组上,让单品触摸显示屏模组在价格上趋于标准化。

  由于采购单品触摸显示屏模组的采购成本,比原来分别采购保护镜片、触摸屏、显示屏模组的采购成本要低,市场上单品触摸显示屏模组的产能也还没充分跟进,使得全贴合工艺触摸显示屏模组短在时间内还没有削价促销需求。

2011年嘉兴A+轮企业
2015年香港A轮企业
2008年莆田B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