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中國民間向日本皇室追討文物最后還得靠政府

2019-11-09 03:12: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民间向日本皇室追讨文物:最后还得靠政府

2013年8月14日,救助日本侵华战争受害公益活动发布会上,战争受害者正在和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交流 IC 图 你可能不知道,日本皇室里躺着来自中国的重量级文物,没关系,几天前或许日本天皇明仁也未必知道 8月7日,由一群学者、专家、爱国人士结成的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以下简称 联合会 )致函日本天皇明仁和日本政府,要求日本迅速归还所掠中国文物 中华唐鸿胪井刻石 ,这是中国民间首次向皇室追讨文物 据悉,目前日本皇室已签收信函,而联合会在等待回复的同时也计划组织专家赴日本考察 作为联合会会长,童增已接触对日索赔20多年,谈及此事显得理性而克制, 这一自发的行为不会影响中日友好,更不想煽动民族情绪,若追讨顺利达成,还将一定程度促进中日关系 联合会新近成立了追讨部配合跟进此事,而追讨部部长王锦思表示,是时候从研究的故纸堆里走出来,发出追讨文物的诉求 民间迈一步,追讨靠政府 :联合会何时开始启动民间对日索赔的? 童增:两个月前,跟我们一起做爱国活动的学者王锦思,他是搞文物收藏的,他跟我说起了这个文物(指中华唐鸿胪井刻石),他说学者王仁富对这个研究了20多年,有必要要求日本皇室归还,不能再停留于文物方面的研究 早在1992年,日本天皇访问中国,我就公开呼吁将抢夺的文物归还中国当时国家领导人还托有关部门找到我,问具体文物是那一件,因为我也没掌握文物信息,所以就此搁置如果我早十年知道这个文物的存在,我肯定已经向日本皇室提出赔偿了 王锦思:最早我加入联合会时还不知道有这个石碑,直到我通过朋友知道,说学者王仁富在做这个研究,然后我们就逐渐一起做了一些相关的工作 7月初我们开过一次会,开会的时候我就表示我们已经把证据掌握得相当充分,有足够的追讨依据了,不应该单纯地在书斋里坐而论道,空口说这个石碑是我们的,我们起码得向日本人喊出来于是我就把这个事情和联合会会长童增一说,他跟我一拍即合他说以前也想过追讨文物,但是没掌握日本有多少中国文物的情况,现在知道这个情况后,就决定以联合会的名义来做这件事,因为更有信服力和权威性 :你觉得这次追讨的成功把握大吗? 童增:我跟媒体朋友、日本朋友交流,都对这次追讨比较乐观现在日本的天皇明仁跟他的父辈不太一样,他经历过全世界对日本战犯的审判,也是个主张和平的天皇 《朝日》等日本媒体也会报道,皇宫里有一件文物是从中国抢去的,日本天皇看到也会做些反思,因为把文物归还给中国对他来说没什么损失,又能缓解中日关系紧张的局面 王锦思:我个人是有把握的就看中国政府是否会重视这个事情,也看日本皇室的良知到底有多少我知道单凭我们这几十个人,肯定无法把文物搞回来,但我希望我们就像一个火种一样,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能够影响更多的人 :国际上有没有由民间组织出面追讨文物成功的先例? 王锦思:韩国有两个民间团体在70年代最先发现了日本靖国神社有韩国的 北关大捷碑 ,那个是明代的,是1590年代的,比我们这个晚了800年左右,份量也小韩国人发现之后,他们就不断地向日本去争取在2005年,韩国政府终于出面跟日本政府交涉,同年,日本政府把这块石碑归还给了韩国我们注意到,在韩国政府出面后,是由这两个民间团体去和靖国神社签订归还协议的 :从你们的角度分析,日本政府当时把文物还给韩国是基于什么考量?这种考量能否复制? 王锦思:我觉得也是可以复制的一是证据确凿,二是韩国方面有这个决心日本在处理这个问题上也是为了取信于韩国的民众和国家,把文物归还 长期以来,我们确实是忽视了这方面问题,政府也没有行动今年是中日甲午战争130周年,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上,我们不能沉默如果这个事情可以做,但又没有其他的中国群体表达这个要求,我觉得我们必须做,在 8 15 (编注:历史上的日本投降日)之前,这个事情是迫不及待的,只争朝夕 当然也有人会说,说不如放在日本保存更好我也理解这种说法他们就担心放在中国,不能引起政府的重视,反而民间的一些破坏行为,比如涂鸦、盗窃,使文物得不到有效的保护和利用但我相信我们国家正在摆脱过去那种无序、粗糙的文物保护方法 :以后会否向日本追讨其他文物? 王锦思:目前还只是这一件文物,现在还缺乏进一步对文物的统计和证实,我们也不能仓促上阵但是我们会在不久以后,尝试着到日本去,去日本皇宫里考察一下文物,再和日本进一步交涉 :作为民间团体,做追讨主体是否够资格? 童增:国与国之间交涉,应该是政府之间的我们民间组织先迈出第一步,最后问题解决还是靠政府我们对于国际关系方面,只有外交部一个窗口,我们实质扮演的是配合政府的角色政府也应该善用民间团体共同维护民族尊严和国家利益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房颤左心衰治疗原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