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一代專欄小說愛斷秦淮

2019-10-12 17:18: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他的笑容宛如雾气般荡开,我擦拭着水月剑,微笑着叫唤他的名字,柳叶,柳叶他望着我,微笑着叫唤我的名字,水莲,水莲

  ——题记

  我从小在江南长大,柔似水的江南隔着木窗,我看见杨柳上的雪和飘飞的杨花,然后我听见母亲叫唤我的声音,飘渺而虚幻,水莲,水莲

  转过身,我看见母亲手握着剑,寂静的房里传来她的声音,来吧,水莲,和我比剑

  我绕过屏风,走到雪地上,拔出水月剑我看见鸟儿从山林中飞出,破鸣

  母亲一袭白衣,宛如空中飘飞的白雪我一跃而起,剑锋直逼母亲她躲过了,轻轻一跃,银针向我飞来我用剑扇落银针,一脚踢起地上的雪,同时剑飞向我的母亲一缕表丝飘落,那时,母亲笑了,她的笑清晰地弥漫在风中,倾国倾城

  夕阳西下,秦淮余下一抹胭脂的薄媚有一天我看见母亲的笑容弥漫着,氤氲着江南的水汽,白纱衣伴着她的身体,倒下朦胧中,她如花的笑容让我持久的心痛,而那时只记得,母亲的血宛如江南的流水,四散而去

  在母亲离去后的五年里,我一直勤奋地练剑,等待着那个黑色的身影

  那一年我15岁,我成为江南第一剑客

  我总喜欢用黑色的绸巾将头发高高扎起,一身灰色纱长袍,虽然我是女儿身

  在我16岁那年,我见到了那个黑色的身影,宛如当年

  我跟随他住进了客栈我招呼小二,询问他的来历,知道他姓柳名叶,世代住在这里,是这里有名的剑客之一我微微一笑小二,你知道江南最厉害的杀手是谁小二忙点头,江南最厉害的的杀手是剑客水莲

  我点了点头,赏了小二一锭银子,小二笑眯着眼竖起脚尖下楼去我知道,小二的武功也很高,还有江南的小贩,乞丐,这使我想起了母亲如果这时她在,一定把笑容荡漾开去

  我挑了最好的一间临水的客房住了下来我拔出水月剑,挂在夜月下波光潋滟的窗帏上母亲说过,水月剑是天下亦柔的剑,火月剑是天下亦刚的剑,两剑如凤如凰,形影不离

  第二天,我换回了女儿装,一身轻柔的白纱,头发用白绸系住染朱了嘴唇,上了淡妆,配上一双粉白的绣花鞋谁也想不到我就是水莲,那个无情的剑客

  我走下楼梯,一双双眼睛注视着我,都为我的容貌惊叹,谁又会知道卧室的水莲呢

  我和黑衣人的比武约定在二月,我母亲离我而去的那一天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可以好好游玩一遍秦淮河边的风把我的头发吹起,白色纱衣飞舞,夹杂着江南柔柔的雨丝我站在雨下面

  “姑娘,快上船吧,别淋坏了身体”我看见船头有一个白衣人,头上系着白丝带,英俊挺拔,玉树翩翩,冰冷的脸使他更显英气

  我淡淡地摇了摇头我没有这个雅兴

  “姑娘何需如此”他微微皱眉

  我最终上了船,一只很美的大船,他家应该很富有吧

  “敢问姑娘芳名”他偏过头看我

  “不是江湖的人,何必留名”

  “姑娘尚不足18岁月吧”他又问

  “17”我点点头,头发在江南这充满水气的风中飞扬

  夜晚的船上灯火通明,照亮秦淮,却为什么也灼伤了我的心

  风吹过,很冷很冷,我想起了母亲,想起了成为剑客和杀手的磨难原来,江南的风也是那么的冷

  船还在行驶,清澈的水流夹在两岸那明亮的房屋中,像一幅绵延不断的画,氤氲着浓浓的水气

  一件衣服盖在了我的肩上

  “姑娘,别只顾发呆,会着凉”这是我母亲走后,每一次有人关心我,我哭着抱在船栏上

  我们回到船舱,船舱的人都已被捆起来了,堂中央,坐着几个黑色水贼

  “把钱交出来,可以饶你一命”

  “如果我不交呢”我微微地笑着

  “哈哈……”我的笑使他们不安,公子偏头看我,一脸惊奇

  水月剑的剑光把船里的器皿扇得发抖我的笑清晰地弥漫在风中,荡漾了秦淮的柔波,粉脂嫣红,倾国倾城

  “水月剑……”公子惊呼,随即,拔出了他的剑

  “火月”我愣住了,这对江湖上失散多年的剑,竟然重聚了

  我微微一笑,告诉他我累了,要回客栈

  当我躺在客栈里时,我想起了公子,那抹不去的白色身影,在梦中对我笑公子说他是一个容易被人误会的人,我说你是指我把你误会成好人了他说,江湖哪能没有误会,又何必有解释

  一个月后的一天,公子带我游碧月湖走累了,我便要他背我看着他头上密密的汗珠,我心里很甜蜜,只希望能一直走下去我把头靠在他的肩上,问他累吗他说我身上有一股莲花的香味,闻了就不累了,我笑笑说,你的话让我误会了

  他也笑了

  “我不是刻意到江湖中来,我连名字也不会有,不会误会”说着我流泪了我想起母亲

  突然公子停下来,问我感觉到什么,除了误会

  我问他感觉到了什么

  他说杀气

  果然浓浓的杀气拂动我的黑发这些都是中原数一数二的高手,大概有十几人吧我望了望公子,他很安定,紧握住我的手,移动着提示我去拿剑母亲说只有刚和柔相济,才可以倍增剑力

  那一个下午的碧月湖,银针飞射,剑影飘忽,无关湖边的禽鸟安静地梳理它们白毛

  火月在我的手上舞出一只飞凰,水月在他手上舞出一只彩凤母亲的话没错,那些人果然支持不住,轻飞而去

  公子望着我笑了,这是他第二次笑凤和凰围绕着我们,破鸣

  回到他的府上,一个妖媚的女子迎上来,叫他叶儿,抚摸着他的脸

  公子轻吻他的额头,问她好不好

  我愣住了,眼泪流了出来,我跑出去公子追了上来,但是他的轻功毕竟不敌我,让我挣脱了他的视野我说过我本不是江湖上的女子,我连姓名也不会留在江湖,可我为什么还会哭

  母亲以前住过的屋子,庭前杨树早已花开花谢花尸在我脚下吱吱直响,凉透心地

  我坐在树下,伸手抚摸河中的水是一种刺骨的寒我又哭了,眼泪和河水融为一体

  原来他根本不喜欢我,是我多情,自找误会,我自嘲着

  风吹过,花落了一河我抚摸着河水,靠在树边,哭着哭着

  第二天就有许多上门提亲的人,我答应了一个我累了,需要有人照顾其实,我是赌在公子心里有没有我有的话,他就会寻来

  我成亲那天,公子来了也就是那个女人口中的叶儿,来了

  他站在门口,跟我对视,风扬起他的头发和白袍,冷漠地温柔

  “你走吧”我转过身,眼泪也流了出来,跑回房间这一份情,在奈何桥上,我要还你

  2个月后

  我身负水月,黑衣齐地,来到淮水北岸的夹竹林间

  竹叶飘飞,柔似水

  也是一袭黑衣,背着剑,站在我对面

  他来了我拔出剑向他的胸膛刺去,他竟一动不动收剑不急,他倒下了

  我扯走他脸上的黑纱,瞬间,时间仿佛凝固了柳叶是他

  “公子你为什么……”

  他笑了,叫我的名字,水莲水莲说知道我是水莲,江湖以外的水莲

  我笑了,然后哭了:“柳叶,黑衣人,你为何要杀我的母亲”

  “我是黑衣人,但是你母亲不是我杀的,那天,我原本只是树上偶然观战的路人你母亲为救护一个无辜少女,挺剑而出只是那杀手出招太阴,才将你母亲打倒,负伤而逃,我才非要跳下来,追寻那个蒙面人的踪足迹”

  他强忍着伤痛,微笑着,苍白地脸苦苦的笑着:“我一直让你误会,但是何必说什么误会啊”

  我点点头:“柳叶,柳叶,别忘了你欠我一份情”

  他慢慢地向我伸出手,在到达之际,手垂了下去

  这时,一个女子跑过来,大哭起来这不是上次去他府上遇到的那个妖媚的女子——柳叶的情人吗

  我拔出剑,准备杀了她那女子显然毫无防备,扑倒在柳叶的尸体上

  “哥哥……”

  她的尖叫声,划破了秦淮最后的桨声灯影

  共 292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若才子遇到佳人,便成就一段姻缘佳话而本篇小说水莲和柳叶的故事波澜起伏,两人原本缠绵恩爱,只因水莲的误会,两人最终分道扬镳,以悲剧收场“原来地久天长,只是误会一场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欢迎来稿,【:小明】

什么药治疗心律不齐效果好
宝宝肺炎严重后果
成人晚上用几张纸尿裤好
灯盏花是中药材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