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龙神修真界 第二十七章命格

2019-12-04 14:18: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神修真界 第二十七章命格

芝兰三人离开后,花舞与安娜依旧逗留在衡阳城,对于沈飞的威胁之言,花舞从未放在心里。对于花舞而言,那不过是沈飞借助下台的话而已,完全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安娜,你真的不与芝兰三人一起回黄枫谷?跟着我很危险的。”看到安娜坚持与自己呆在一起,花舞不由皱眉説道。

“説了要与你一起共患难,就算是死也不在乎。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你怀里

。”听到花舞的话,安娜一脸决绝的説道。

“安娜,你完全没有必要这样的。我,你根本就不了解的,我是有妻子儿女的,这样对你不公平的。”花舞还是继续説道。在他心中,自己要经历很多危险的,不能让安娜跟自己一起冒险的。

“额!这样啊,那他们有在这里?”听到花舞的话,安娜眼神中有了一丝期盼的色彩出现。

“没有,他们没有在这里,他们在凡人界。”花舞摇头説道。

“既然没有在这里就行了。就是因为我们彼此都不了解,所以才要相互了解的,在我看来,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公平可言。”安娜还是一意孤行的要跟着花舞一起游荡。

“哎……!随你吧!真不知这样是对是错。”花舞説完后也不禁仰天而叹。

“哎……!花舞飞扬,你快来看,这里有一个神算先生,能算命运姻缘的。”就在花舞心中感到郁闷无奈时,安娜就惊喜的喊道。

“哼……!江湖神棍,信他作甚!”花舞定睛一看,就像自己当初在凡人界看到的算命先生一样,不由不屑的説道。

“呵呵……!先生此话差矣!本人姓鸿单名一个途字,道号铁算子。先生不信卜卦之道也就罢了,为何要出言相讥?”听到花舞的不屑之言,一个穿着道袍,面黄肌瘦的老先生不悦的説道。看他穿着破旧的灰色道袍,头发散乱,满嘴黄牙,双眼昏腥,一副皮包骨头的样子,很难将他与一个算卦大师联系到一起去。

“呵呵……!老先生不要生气,他就是这样的。还请老先生为我们,哦,不,为我算上一卦吧!”听到老先生的话,再看到花舞满脸不屑之色,安娜急忙岔开话题的説道。

“呵呵……!姑娘,不用想也知道你要算的便是姻缘之卦,是吧?”鸿途笑着説道。

“装神弄鬼,是人一看就知道她是想要算什么卦,还在这里装深沉。”听到鸿途的话,花舞更加嗤之以鼻的説道。

“先生,你不信是吧?那可否让老夫来为先生演上一卦,让先生知道,老夫并不是神棍,而是在此算卦。以求善缘。”鸿途就算修养再好,听到花舞的一再相讥也不由怒气上涌道。

“额!是吗?那要是你算不出来呢?怎么样?”花舞冷笑着説道。

“老夫算卦多年,不敢自称第一,想来也没有人能超过我。如果今天不能将先生所需一卦算出来,那老夫便自砸招牌,以后便归隐山林。”听到花舞的话,鸿途站将起来,一拍桌面,恼怒的説道。

“是吗?好啊,那就来试试看,看你是不是神棍。”听到鸿途的话,花舞一脸奸计得逞的笑道。

“好,就这样説定了。报上你的生辰来。”鸿途坐在板凳上説道。

“哼!报就报,怕你不成。辛末年六月初八是也!”花舞阴笑着説道。

“嗯!辛末年,六月八日。不错,蛇皇降地万丈光,劫难凶星尽扫光。好,好啊。让我算算你的命格如何?”鸿途在看到花舞的生辰后,也不由笑着説道。

“噗……!不得了,不得了,不得了啊!”就在鸿途要算花舞命格时,突然吐出一口血在卦鱼之上,之后接连三个不得了説出,説完后摇头震惊与不信的看着花舞道。

“没想到啊,你的命格如此模糊不堪,以至于偷窥天道而降劫。好了,我输了。不过为了表示歉意,最后为你身边这位姑娘算上一卦吧。”鸿途将嘴角血迹擦掉后,面色红润的説道。此时的鸿途是因为气血上涌而致。

“丑未年,八月十五。嗯,时辰不错,奈何是月圆之时,要是是白天就好了。正所谓,物极必反。此时是大团圆之际,而你本生命格便好,再喜上加喜,就变成了忧。姑娘,奉劝一句身跟君者心性坚,万难相应自行解;他朝如若性命堪,君者逆命唤红颜。切记!切记!”鸿途为安娜算一卦后説道。

“额!老先生,能否告诉我你所説的意思吗?”安娜满脸迷惑的问道。

“哈哈……!天机不可泄露!给你一句警告,跟着身边人到老,不论何事都不要离他而去。更不可能背叛。”説完鸿途转身便走,什么也没有拿。真可谓是走的一身轻啊。

“哼……!花舞飞扬,看你做的好事。”看到鸿途的背影是那么的潇洒,那么的孤寂,安娜嘟着嘴生气的转过身来看向花舞道。

“呵呵……!我怎么了?”花舞看到安娜的模样,不好意思的説道。

“你説你怎么了?为什么要针对人家呢?这样很好吗?”安娜还在气头上的站在原地説道。

“还看,走吧!不爽是吧?不爽就跟他一起去,少在这里烦我。”花舞走出几步,看到安娜还站在原地不动,不由冷脸説道。

“你,你很希望我走是不是?你很厌烦我吗?好,那我就走,不再在你眼前烦你。”説着安娜便要离开。

“你想要离开?最好,不然一天到晚就在身边烦我。”花舞听到安娜的话,心里不爽的冷言説道。

“哼……!你!好,既然你这么烦我,那我走便是!你不要后悔!”安娜説着便转身走了。

“女人就是女人,总是那么麻烦!哼……!”看到安娜走后,花舞心中烦躁的説道。

“哼……!臭花舞飞扬,烂花舞飞扬,看到人家走也不留一下。只要你随便留一下,给我一个台阶下,我就不走了啊。”安娜一边走,一边生着闷气的説道。

“喂,你真的要走是不是?要走就回去黄枫谷,不要在外面瞎逛,听到没有?”看到安娜走远,花舞放大嗓音的説道。

“哼……!你,我不要你管!”安娜听到花舞的声音还以为花舞要出言留下自己,没想到听到后面却是叫自己回黄枫谷去,不由生气的转过身来説道。説完后就加快脚步走开了。

就在两人分开后,花舞前往衡阳城的一家酒楼,想在那里打听一下消息。因为酒馆内人来人往,消息很是灵通与及时。而安娜却是一路都辗转于街道两旁的摊位上,看着那些五花八门物品,心中的闷气不由渐渐消退,最后才想起刚刚鸿途的话,不可与身边人分开。不由开始找寻花舞的身影。

“呵呵……!兄弟你知道吗?衡阳城城主沈天之子沈飞是如何的霸道与不可一世,没想到,还真没想到今天他在城内居然会吃瘪!”一个三十多岁的一个男子一边喝酒一边对着同伴喷着酒味的説道。

“呵呵……!是啊,没想到居然还会有让这个仗势欺人的家伙吃瘪的一天,就不知道是什么人有这样的能耐!”中年男子的同伴也是笑着説道。虽然不是他们让沈飞吃瘪,不过对于他们这些平日里就受到欺辱的人来説,最大的乐趣便是看到平日欺辱自己等人的人也有吃瘪的一天。

“我听説是一个少年模样的修道者,有另外一个好像是他师兄的人,让人看了就有打颤的感觉,换做是我还真不太敢去招惹的。那个少年修道者还当场亲了那个少女,让人看了就热血沸腾,真是爽啊!要是我也有那么一天,就更加爽了。哈哈……!”听到中年男子等人的对话,旁边的几个男子也凑上来,也加入战团的説道,还露出一副向往之极的模样。只差没有当场流口水。

而花舞却当作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的自顾自的喝着酒。

“喂喂……!你们知道吗?那个xiǎo地头蛇又开始调戏一个少女了!哎呀……!你们是不知道那个少女是如何的貌美如花啊!哦,不,应该是貌美如仙!就不知少女有没有一同而来的人啊,再不去就糟糕了,那家伙刚刚吃瘪,现在是见人就乱咬的。”就在花舞在仔细听别人説话之时,一个看上去文雅的男子冲上酒楼来,满脸向往与惋惜的説道。

“嘿嘿……!你就吹吧!那几个美女不是刚刚走了吗?又来美女?难道我们衡阳城的桃花开了,犯桃花劫不成?”刚刚还在高兴的中年男子不信的説道。

“哼……!你还别不信,那女子身抱一只雪白的狐狸,好像就是今天那三个美女中的一个。”文雅男子听到自己被质疑,不高兴説道。

“哦!这样啊,那那个让人看了就浑身打颤的男子呢?他人没有在?看来那个少女要遭遇不幸了。”听到文雅男子话的几人不由为安娜惋惜道。

“xiǎo二,结账!”听到几人的对话,花舞怒气恒生的説道,此刻也没有在此喝酒的心情。

“嗯?什么人这么霸道,也不怕引起公愤。“几人中的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説道。

“靠!我説怎么这么有霸气,这不就是你们説的那个让人看了浑身打颤的男子么?他怎么会在这里?那我们刚刚説的话,他不是全部听见了吗?”看见是花舞,几人不由心中一惊,感觉汗毛都根根竖起的説道。

“应该不会,现在他要去救那个美少女,也可以説是要去找沈飞的麻烦,你没有看到他怒气冲冲,煞气外露的模样吗?”文雅男子不确定的説道。

“沈飞,你胆敢动她一根汗毛,我掀你衡阳城城主府。”花舞面露煞气的説道,之后便不管众人的朝着街上冲去。

“哇……!有好戏看,兄弟几个要不要去看看,这个突然出现的煞星即将就要爆发了。”中年男子对着身边几人説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