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捉神记 第两百九十五章 云海玉弓前世缘

2020-01-16 20:50: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捉神记 第两百九十五章 云海玉弓前世缘

“大师姐,那小子说自己是云海宗外门杂役,我怎么觉得不像。”练霞珠正想着,一个尖嘴猴腮的二十岁上下青年说道。

“小六,你怎么看出来的?”

“他身上的味道不对。”叫小六的皱着鼻子说道。

“小六,真有你的,男人的味道对不对,你都闻得出来。”小六旁边一个大汉笑道。

小六脸一红,道:“这小子身上有淡淡的血气,不久前应该是与人有恶战。”

陈默如果听到小六这番话,一定会惊讶无比。

练霞珠面色凝重,点了点头,站起身。

“大师姐,你要做什么?”小六连忙问道。

“套套这小子的话。”练霞珠面带笑容。

小六还想说什么,旁边大汉一把拽住,道:“大小姐还能吃亏不是?”

小六嘴巴动了动,终究没说出来。

小六凭着直觉,感觉陈默很危险,但是到底危险到什么程度,却又说不清楚。

云海宗是三大神宗之一,一个杂役弟子厉害得邪乎,其实也不稀奇。

这个时候,练霞珠已经走到陈默跟前。

陈默不好再坐着,一骨碌爬了起来,拍了拍屁股,道:“练师姐,有什么吩咐?”

“走,到那边跟我聊聊。”

练霞珠说完,也不看陈默,转身犹如风摆杨柳一般径直朝一个没人的地方走去。

陈默暗生警惕,跟在练霞珠身后。

练霞珠背后背着一张大弓,弓体乌黑,散发出墨玉一般的光泽,显然是主人经常摩挲导致。

陈默注意到整个弓体都没有花哨的装饰纹路,心道这就是玉弓宗的宝弓?

这宝弓非同寻常,陈默心道,目光落在弓弦上。

弓弦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陈默看着,心里忽然有一种异样的冲动。那就是用手指去拨动这弓弦。

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陈默连忙按捺住。

这个时候。练霞珠也站住,转过身,一双凤目盯着陈默,抿着嘴。没有说话。

陈默被练霞珠盯得心里有些发毛,心道这女人不会瞧出什么端倪来吧?

听说这女人死活要嫁给三皇子秦无敌。整个就是一花痴。三皇子死了,现在看起来面色这么平静,不会是发疯的前兆吧。

“你知道我吧?”

陈默正胡思乱想之际。练霞珠忽然抛出一句。陈默下意识点头。

“怎么知道我的?”练霞珠语气不善。

陈默拱了拱手,道:“驭兽门门主之女。玉弓宗内门杰出弟子,小的自然听说过。”

陈默现在扮演的是云海宗的一杂役,名叫高三。就是姚布廉那两个铁脚跟班其中之一。

陈默见过高三的面貌,恰好跟风十二给他的人皮面具有些接近。他再运用新领悟的变脸心诀,现在整个面目轮廓有七八分像那厮。

既然是杂役身份,面对玉弓宗内门弟子。自然要表现出足够的恭敬。

“不是因为别的?”练霞珠又问了一句。

“别的?没有啊。”陈默理性地答道,想来一个人成为花痴这件事,不好当她的面说出来,搞不好会让人恼羞成怒。

练霞珠脸颊微红,凤目却瞪起来,喝道:“说谎!”

“小的不敢说谎。”陈默连忙说道。

“哼!”练霞珠说道,“你敢说没听说过我拦住三皇子车马的事情?”

陈默脸上平静,心里却有些发笑,这事我不提,大小姐你怎么还提呢?陈默心中警惕,这女人会突然暴起伤人吧。

练霞珠见陈默表情,脸上的羞恼之色越发的浓起来,心道果然如此,自己狂追秦无敌的事已经在云海宗传遍了,连小小的杂役都知道了。

陈默口里不说,但是表情分明是已经知道了,而且心里不知道是怎样发笑了。

天啊,练霞珠郁闷之极,秦无敌如果没死,她还有机会向全天下澄清事实,这厮一死,根本就没有机会了。

该死的誓言!练霞珠不禁想到。

没有人知道,练霞珠跟师父发了一个十八岁就嫁掉的誓言。

还有半年时间,练霞珠就满十八岁了。

师父传给她应该在最神奇的玉缘弓,只要找到一个跟她年貌相当的男子拉开了这张弓,练霞珠就要可以嫁给他。

这个事只是在玉弓宗小范围传播,练霞珠也找了几个自己看得还入眼的内门男弟子,甚至宗门中的圣子来拉弓,结果没有一个拉得开。

并不是说这些人比她若,有的武道修为比她还高,气力自然比她大,居然也拉不开。

练霞珠对这张弓的神奇之处算是彻底领教。

十八岁的时候还没找到命运中相公,更重要的是没有行周公之礼,少女变少妇的话,按照师父的话就是,她这一辈子都不用想成为武神了。

这太严重了。

一年前练霞珠还优哉游哉的,现在她急,这才有了她拦下三皇子秦无敌的那一幕。

结果秦无敌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也拉不开玉缘弓。练霞珠没有找到如意相公不说,还惹来一身骚。这事被宣扬出去,这一路走来已经颇为传播,人人还以为她是花痴一个。

该死!

练霞珠气得鼻子直哼哼,却又发作不了。

眼前这叫高三的杂役,面色平静,态度不卑不亢,但是练霞珠就是从他眼里看出点促狭之意。

敢笑话老娘?!

练霞珠忽然嫣然一笑道:“如果你是三皇子,本大小姐我,还有你们宗门的周若兰,你会选哪一个?”

陈默眼睛禁不住瞪大,这位大小姐把自己领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私聊,难道就是问这个?

“大胆说!恕你无罪!”练霞珠凤目圆瞪。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这练霞珠因为三皇子的缘故对周若兰有如此深的怨念?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怎么说,陈默知道练霞珠急等着他回话,也不多想,道:“自然是练师姐。”

“哦?为什么?”练霞珠好奇了,这小子是故意哄骗自己还是真心如此?后者可能性不大,谁不知道周若兰在云海宗犹如仙子一般的人物,练霞珠虽然自诩绝色,但想来跟那周若兰相比还是有些差距。

“若兰师姐美虽美,但是却像一块千年寒冰,作为男人讨婆娘,绝对不喜欢讨那种的。”陈默眉头微蹙,想起周若兰从前对他冷冰冰的神色,脸上现出很是真诚的不爽表情来。

陈默说的话,以及说话时的表情,练霞珠都仔细观察。以她的眼力,他似是在说真话,好像真的讨厌周若兰。

可是,这怎么可能?

即便周若兰是块千年寒冰,但这样的周若兰,对于男人而言不是更有征服欲吗?(未完待续。)

鹤岗市人民医院
郏县人民医院
赤峰癫痫病医院
杭州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泰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