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黑道亦是道4 第200章 即便渐行渐远

2020-01-17 00:50: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道亦是道4 第200章 即便渐行渐远

社会是一个大染缸,让一个棱角鲜明的少年,变成世故圆滑的老油条,让一个一往无前的人,变得如履薄冰,然而,有些事需要考虑周全,有些事就要冲冠而起,这才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一直一味勇猛,叫莽夫,一直谨小慎微则叫懦夫。

张晓仁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做事总会考虑很多,一直以来,张晓仁做事都要尽量多想,尽量周全,这让他显得不够凌厉霸气,可是张晓仁能活下来就是艰难的,想要发展就更加困难,他不得不小心做事,别人出错顶多是纰漏,还能够补正,而他出错,就意味着死亡。

但张晓仁不是懦夫,这是必然的,张晓仁狠的时候比谁都狠,张晓仁霸气的时候,比任何人都霸气。

为自己父亲报仇,张晓仁隐忍数年,而这次吴大海的仇,张晓仁不想忍,不能忍。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去做吧,不要顾及太多,年轻人想做就做,吃亏占便宜都是一种经历,经历就是财富。”毕书记幽幽的说着,听不出这话是鼓励张晓仁还是奉劝张晓仁。

“在我们面前,不用太客气,这些都是你自己决定的,最后结果也一定是你自己承担,毕书记为你做的已经够多了,你以为裴氏集团会平白无故的把钱借给你,如果没有毕书记,这是不可能的,东北王更是以一己之力对抗洪门,你觉得你还能要求为你做什么?”韩副省长的话,分明是在警告张晓仁,在座的都不会为张晓仁的冲动承担什么。

张晓仁也懂,这不是情分的问题,不是出去吃一顿饭,谁花钱无所谓,而是一不小心就关系身家性命的事情,而且别人没有为你的冲动承担的义务。

“行了,老韩,你就不要再说了。”毕书记明显对于张晓仁的决定很不满意,说话的口气也重了几分。

只是张晓仁有张晓仁的苦衷,也有他不得不做的利诱,只是在座的三位谁都没想到,张晓仁这一动,竟然会引发那么多的连锁反应,会让整个东北都乱成一锅粥,他们更没想到,张晓仁会在这场大动乱中成为最大的赢家。

老人有老人的顾虑,年轻人有何尝没有年轻人的冲劲呢,他们因为太谨慎,低估了张晓仁,低估了张晓仁所在的团体,张晓仁是善于创造奇迹的,他创造的奇迹又何止一个。

接下来大家讨论的就是对于接下来的事情处理,张晓仁再一次因此获利,一方面他的银狼会已经和东北帮全面结盟,另一方面是毕书记这边因为张晓仁站队又给了张晓仁一块大蛋糕,这是关于市道路改造的工程,市要修建高架桥,而这样的大型工程,无疑是肥得流油的工程,张晓仁有幸成为这块大蛋糕的一个分割者。

关于银行贷款,毕书记之前已经和张晓仁说过了,银行这边的问题已经解决掉了,张晓仁的贷款不成问题。

对这些,张晓仁身怀感激,韩副省长说的一点都没错,毕书记为他做的已经太多了,自己还能要求毕书记为自己做什么呢。

晚饭结束后,张晓仁离开酒店,而剩下的三位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张晓仁明白,他们之间一定还有其他不方便自己知道的事情要谈。

如果,今天自己不是这么执拗,那么自己会不会继续留在这里,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呢?回去的路上,张晓仁心中暗暗的想着,自己今天这个决定,很可能会让自己离开这个原本和自己亲密无间的权利体,而现在,自己和他们之间出现了分歧,自己很可能被排斥在他们之外。

这些,张晓仁心中都清楚,但他仍然毅然决然的选择走上另一条路,这就是张晓仁,有自己的坚持,有自己的原则,有自己内心中不能触及的地方。

“子豪,去医院,我去看看斌子和小开。”因为这件事的发生,张晓仁身边的警卫增加到了空前的数量,梁子豪是司机兼保镖,后座上虎娃打着瞌睡,虎娃身边坐着马苏然,三个人都是银狼会的高手,而在张晓仁的车后面,还跟着一辆车,车里有四个杀狼堂的兄弟,他们的职责同样是保护张晓仁。

车辆转了一个方向,行驶向了医院。

刘斌和尚开被安排在了同一间特护病房,仁德医院后楼是银狼会专用的病房,这里环境十分的优越,外人是不允许进入后楼的,这也是当初张晓仁的命令之一,仁德医院本身也不是为了救治病人而存在的,就是银狼会的私人医院,救治其他病人,只不过是顺带。

现在的仁德医院在市也算是声名远扬,收费最低,设备最先进,医疗技术强,住院环境好,服务态度好……这些有点使得仁德医院成为患者的首选医院,而张博也为自己梦想的实现跨出了坚实的一步。

刘斌和尚开正在病房内闲聊,大多数时间都是刘斌再说,尚开在听,偶尔刘斌会问尚开一句,尚开也是面无表情的回答,和尚开这种人住在同一病房,显然是十分无聊的。

“怎么样,斌子,好点没?”张晓仁进入病房,坐到了刘斌和尚开病床中间的椅子上。

“本来就没什么事,张博非让我住院,要不我早就走了,跟着尚开这个闷葫芦在一间病房,可憋死我了。”刘斌动了动自己打着石膏的胳膊说道。

“别动,好好养着,我和你说斌子,这事你可得上点心啊,马上就要当警察了,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不能,你就放心吧仁哥。”

“斌子,这次你受苦了。”

“出来混的,这点小伤还叫个事,仁哥你可别往心里去,本来就是我自己惹的祸,和你可没什么关系。”刘斌怕张晓仁自责,急忙说道。

“放心吧,你这条胳膊不会白断的,好好复习,准备考试,其他的你不用操心,对了乔伊没来看你么,你这也算是为他断的胳膊,她要是不来,那可太说不过去了。”

“来了一次,让尚开给吓跑了,乔伊说尚开冷冰冰的,身上带着血腥味。”

“小开,你说对了。”张晓仁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着了,扔给了刘斌一根,当他想把烟扔给尚开的时候,尚开摆了摆手。

“你的选择对他们不利,也对你不利,他们没强迫你不让你动手就已经很仁慈了。”尚开说话依旧是冷冰冰的,脸上保持着同一个似乎千年不变的表情。

张晓仁没有在说话,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眼神坚定,决绝,即便是渐行渐远,我心依旧!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可靠吗
成都九龙医院评价
贵州癫痫病诊疗中心
深圳医院看妇科多少钱
郑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