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重生之封魔 第四百八十三章

2020-01-16 19:57: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封魔 第四百八十三章

三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小石头还是没有醒来,不过脸色比先前好了不少,气息平稳,若不是知道小石头受了重伤,还以为小石头只是睡着了,魔医也说小石头身体已无大碍,只是太过虚弱,过些时日便会醒来。

按照先前的计划,尹魔心将小石头送到了寒冰殿,并且在冰床上铺上草药,使得整个寒冰殿中都弥漫着草药的香气。

看着静静躺在寒冰床上,如同睡着一般的小石头,苍月心中那一腔恨意终于压制不住了,她冷声道:“尹魔心,我想报仇,我要让所有打过小石头主意的人都知道,伤害我们家小石头是要付出代价的!”

“好!”尹魔心只冷冷的回了一句,接着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我帮你!”

“不用,有些事情,我还是要亲自动手的,我要让他们知道我苍月不是好惹的!”苍月声音又冷了两分道。

“嗯!”尹魔心只冷冷的应了一声。

交代萧意好好照顾小石头,苍月带着金峰便来到了南部魔域,原本苍月是想自己一个人来给小石头报仇的,可是尹魔心却一定要她带着金峰,还说金峰和薛家有些旧仇此番正好一起算了。苍月觉得她要报仇,却也不能剥夺别人报仇的机会,既然同仇敌忾,一起去也无妨,况且金峰还是她的人,也就没有多拒绝便答应了。

来到南部魔域域主坐在地魔宫外,苍月全身燃起赤金色的火焰,二话不说,一个火球打过去,直接轰了南部魔域魔宫大门,和一整片墙。

可怜魔宫守门的侍卫拼了吃奶的力气才将将捡回了一条命,踉踉跄跄的爬起来,就朝着魔宫内奔去,一边奔跑一边大叫不好。

片刻不到的功夫,便看见一个长得五大三粗,手持长戟,身穿着盔甲的男子骑着一头黑豹坐骑,出了魔宫,长戟朝前一指,喝道:“来者何人,竟然敢在魔宫造次,不想活了?”

“你是薛家人?”苍月眉头一挑,冷声问道。

那粗汉子微微一怔,颇为自豪道:“我乃南部魔域第一大将,齐宣!”

却不想苍月只冷冷道:“你不姓薛,这件事和你无关!快去将薛家兄妹叫出来,不然我踏平整个南部魔域魔宫!”

“好狂妄的口气!”齐宣没想到自己报上名讳,竟然遭此无视,大怒,一挥长戟就朝着苍月攻击而来。

却没等苍月出手,便看见金峰一挥拂尘挡在了齐宣的面前,冷声道:“齐宣,这件事不是你能干涉的,你忠于的是南部魔域,不是薛家兄妹,识时务些,速速离开吧!”

“你是?”齐宣微微一怔,脑海中闪现一个人影和眼前的金峰重叠,惊愕道,“您不会是......”

“知道就行,我当年能传授你武艺,让你有今日的成就,就能废了你,速速离开,你不是苍月姑娘的对手!”金峰默认道。

齐宣忙收起长戟,从黑豹上下来,跪地虔诚道:“是,前辈!”说完,便骑着黑豹回了魔宫。

确实,他有今日的成就多亏了三千年前的那次造化,他当时还是一个经常受人欺负的乞丐娃,一次偶然的机会帮了那个和金峰长得极为相像的男子一个小忙,当然那个男子那时候叫桡。桡为了感激他便给了他一些指点,两粒丹药,和一本内功心法和战技,他就靠着这些一点一点修炼,成为了南部魔域的第一大将,此番桡又出现了,正是他报恩的时候,既然桡让他将薛家兄妹叫出来,他就去叫,反正正如桡所说他忠于的是南部魔域并不是什么薛家兄妹。

南部魔域魔宫正殿内

“什么?苍月带着随从杀过来了?那有没有见着魔君,魔君有没有对南部魔域出兵?”薛家大公子听了齐宣来汇报,如同坐在弹簧上一般,倏的就站了起来,眼中全部是惊恐。

苍媚儿死了,孙妃那边也不知道为什么,始终联系不上;夜魔和大日天子更是连个影子都见不着,若是此番魔君杀过来,他们薛家还真是半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齐宣紧抿着双唇没有做声。

“不对啊!齐宣,你没有出手吗?为何你身上半点伤都没有?”坐在薛大公子右下方的薛香玉蹙着眉头不解道。

“回大小姐,我打不过他们,他们说若是域主和大小姐不出去,他们就踏平整个魔宫!”齐宣老实回答。

“怎么办,妹妹,怎么办?连齐宣都打不过他们,我们这下完了,怎么办妹妹?”薛家大公子彻底没了主意,眼中满是恐惧的看向薛香玉问道。

“哼!怕是没有这么简单!”薛香玉意味深长的眼神瞥了齐宣一眼,抬头看向薛大公子道,“大哥,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从密道离开!”说完对着齐宣命令道,“你去大殿门口守着,能拖一点时间就拖一点时间!”

“是!”齐宣恭敬的应声道。转头就朝大殿外走去,他要赶紧去告诉桡,薛家兄妹要从密道逃跑了。

齐宣向来是忠的,不管南部魔域是什么人做域主,他都是忠心耿耿保护南部魔域的,若是此时薛家兄妹要与苍月一同作战,那他为了报答桡的恩情,至多就是不出手,可是,他没想到薛家兄妹竟然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做南部魔域的域主,更加没有资格让他尽忠,他现在就要通知桡,然后助桡将薛家兄妹从域主大位上赶下来。

可是让齐宣没有想到的时候,他刚刚一转身,便有一支长剑从背后直穿进他的心脏,他瞪着一双大眼睛,转过身,不可思议的看向薛家兄妹。

只见薛香玉猛地将长剑从齐宣身上抽出,冷漠的看着长剑上一滴一滴往下滴的血,冷笑一声道:“齐宣,这就是你背叛南部魔域的代价,你去死吧!”说完,没等齐宣反应过来,又一剑砍在齐宣的身上,从肩膀到腰,一条长长的剑痕,纵穿大半个身子。

齐宣就这样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死在了大殿之上,

“妹妹,你这是做什么?他可是我们南部魔域第一大将,有他在或许我们还能撑一会,没有他,我们估计连逃命的时间都没有!”薛大公子一直觉得妹妹比他聪明,比他考虑周全,所以他什么都听妹妹的,不想妹妹竟然在这个要命的节骨眼上杀了第一大将,薛大公子第一次对自家妹妹产生了不满。

“不杀了他,我们一个都跑不掉!“薛香玉恶狠狠的吼道,“好了,还不快走,你觉得我们两个会是那个苍月和魔君的对手吗?”说完,便发动大殿里的机关,打开密道,朝着密道里面闪身而去。

薛大公子回头看了一眼齐宣的尸体,愣怔了一下,转头就朝着密道走去,此时可是要命的时候,没有时间纠结这第一大将的事情。

苍月到达大殿的时候,入眼便是齐宣的尸体,不由蹙了蹙眉头,这薛香玉还真是小心。她转头看向金峰道:“这人应该是薛香玉他们杀的,我们一路走来都没有看见薛家兄妹,你说这里会不会有密道?”

金峰忙拿出罗文盘,在大殿的每一个角落搜寻一遍,倏地他在大殿的正位处停下脚步,转过正位的宝座,走到宝座后面,敲敲那后面的墙道:“密道应该就是在这里,不过,我们得找到打开的机关,看这密道的结构不简单,若是贸然闯入,想必会有危险。”

苍月蹙着眉头,在宝座上坐下,手在扶手上来回摩挲着,倏地的她感觉右边的扶手有些蹊跷,手上注入一点魔力,用力一案,身后的那面墙一下子移开了一个一人高半人宽的口子。

金峰惊愕的看向苍月问道:“你怎么知道机关在这里?”

“机关在身后的这面墙,离宝座很近,很明显是上位者为自己留的后路,那开门的机关就必定也是离宝座很近的,这样才方便上位者启动开关,第一时间逃命。这是上位者才能坐的位置,所以机关在宝座上是最方便的,而在扶手上也是最保险顺手的。”苍月淡淡的解释一句,便进了那密道。

“厉害!”金峰竖了一下大拇指,紧跟着苍月进了密道。

出了密道,竟然是尸傀林,苍月冷笑一声道:“这薛家兄妹还真是周到,继位时间不长,却将后路先修好了!”

苍月记得尸傀林从前就是薛家的产业,以前那个域主就算修保命的密道,也断不会将密道通到薛家的尸傀林。

“这个方向!”金峰说了一声,手一挥罗文盘在他的手心消失,随即手心多出了一个拂尘,拂尘一挥整个人就如离弦的箭一般,消失在苍月的面前。

竟然有这样惊人的速度,苍月小小惊愕了一下,随即,运行‘动静如幻’紧跟其后。

不久,苍月便看见那仓皇而逃的两个人,金峰先苍月一步飞身挡住了薛家大公子和薛香玉的去路,看着薛家大公子和薛香玉道:“你们要往哪里逃?”

“你就是当年二叔的孩子?”薛香玉眯起双眼忽然道。

薛家大公子则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薛香玉,不知道薛香玉为何如此说。

“我记得当初在秘境外有你,后来老祖宗就让我寻找那孩子的下落,而上次尸傀林,老祖宗被人用尸傀杀死,我记得又有你,这是不是太巧了一些?”薛香玉冷声道。

没想到这薛家大小姐还真有些头脑,金峰不由对她刮目相看起来。

“齐宣很衷心且脾气暴躁,动手速度永远比脑子动得快,若不是遇到什么事情,断不会不予敌人交手,就匆匆来求援的。魔君是不可能说动他,苍月更加不可能,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你这个不知道底细的家伙。我记得老祖宗曾经说过,齐宣曾经救过你娘亲,怕是和你那个狐媚子娘亲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此番遇见你,就不知道忠义二字了!”薛香玉自以为的冷嘲热讽道。

“放你娘的狗屁!”金峰脸色铁青道,“只有你这种龌蹉的人,才会想到如此龌蹉的事情,我明的和你说吧,和齐宣有救命之恩的是我,有师徒渊源的也是我,你别总是将我娘亲扯进来,我娘亲就是人太善良单纯,受你们薛家的骗,今日我就要帮我娘亲全部都讨回来!”

“哈哈哈哈哈哈,讨回来?你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底盘,你不会以为你来两次就对我这尸傀林了如指掌了吧?今天我就要让你这个狗杂种葬身在这里!”薛香玉忽然大笑起来,同时发笑的还有她身旁的薛家大少爷。

随着两个人的笑声响起,尸傀林变得浓雾密布起来,看不清咫尺内的景象,而薛家兄妹则消失在了这浓雾之中。

“你知道这里为何叫尸傀林吗?老实和你说吧,我这林子里有多少树木,就有多少尸傀,有的是阴尸毒,你们就好好享受享受吧,哈哈哈哈哈哈!”薛香玉的笑声越来越远,最后彻底消失了。

苍月忙释放出所有的精神力想要追踪到薛家兄妹的下落,可是不想精神力竟然被这浓浓的雾气给阻断了,向外释放不出一分一毫,半点都渗透不出去,而同时,苍月有种头昏眼花的感觉,体内的血液不断的翻滚冲刷,抵抗着苍月摄入体内的尸毒。

“苍月,给!”一个旋转的浮尘,如同电风扇一般将苍月面前的雾气吹散,显出金峰的脸,只见金峰递过来一颗红色的小药丸,道。

苍月没做多想,接过便一口吞下,顿时整个人神清气爽,先前因那尸毒产生的不适全部消失,体内的血液运行也正常起来。

“这是阴尸毒,是从尸体上提炼出来的毒气,很厉害,刚刚那药丸只能维持一炷香的时间,我们必须在一炷香的时间内找到薛家兄妹,离开这片浓雾区!”金峰一本正经道。

苍月点了点头。

金峰忙挥动手中的拂尘,瞬间那拂尘变得如扫帚一般大小,他飞身而上骑坐在拂尘上,对着苍月道:“跟着我!”

苍月再次点了点头,张开身后的黑色战神之翼。

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保定市传染病医院预约挂号
防城港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南京治疗龟头炎费用
岳阳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